北美音乐节市场是否过于饱和?

标签: 音乐 来源:音乐财经作者:李昌丰2018-07-17
福斯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Lyman自己的旅行音乐节将于今年完全收官,在过去24年里,Vans Wraped Tour为观众带去了无数优质的朋克、流行和摇滚音乐人。

  原标题:音乐节淘汰赛打响 这一轮北美的“泡沫”比优胜劣汰更可怕

就在Sasquatch!音乐节公布无限期停运的前一周,瑞典娱乐公司FKP Scorpio也宣布旗下Bravalla音乐节将暂停一年,此外,洛杉矶的FYF Fest音乐节、凤凰城的Lost Lake音乐节也都因为各自迥异的原因相继取消,一时间这些在北美市场响当当的音乐节,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相继“倒下”再次引发了舆论对于北美音乐节市场是否过于饱和与自我调节的探讨。

  近年来,音乐节在全球音乐产业蓬勃发展的浪潮中开始扮演起愈发重要的角色。但与此同时,关于音乐节泡沫是否以及何时将破的讨论也不绝于耳,近期多场音乐节的取消更是令这一话题再度升温。

  “过量”的音乐节

自新千禧年时,北美地区和全球范围内的音乐节数量就在持续攀升。2014年,垂直音乐媒体和调研机构Pollstar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年有22场音乐节步入了北美演唱会收入榜200强,还有16场进入了国际榜100强。此外,2014年北美地区的音乐节举办数量更是达到了58场,比前一年增长了逾100%。

  因此,在已连续举办17年后的Sasquatch!公布了无限期停办的消息后,道别。

  2017年,Sasquatch!在它为期三天的节日里卖出了3.6万张票。作为对比,2016年它在四天时间里的门票数量达到了5.6万张。不过,它在2016年和2017年的收入几乎持平,分别是380万美元和340万美元,而在2013年时,这个数字曾经达到过910万美元。

  Summerfest“音乐节实在是太多了。或许因为过多音乐节的存在,很多时候它们的阵容都重合了。”Summerfest娱乐副总裁Bob Babisch认为,这个市场很快将迎来新一轮淘汰赛。

  2016年,23场主流音乐节遭到了取消,甚至包括一些已经开票的活动。到了2017年,虽然取消的比例下降了不少,但包括Rockavaria和Pemberton等一些知名度较高的音乐节却依然难逃厄运。在FYF 音乐节停办后,一些细碎的声音再一次开始咕哝“音乐节供过于求”的观点。

  FYF Fest“它的退出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谈及FYF的离场时,Vans Warped Tour发起人Kevin Lyman认为,高票价、非理想阵容和过量音乐节的存在,以及它为参与者提供的其余娱乐活动选项都是门票难以卖动的主要原因。

  Lyman自己的旅行音乐节将于今年完全收官,在过去24年里,Vans Wraped Tour为观众带去了无数优质的朋克、流行和摇滚音乐人。Lyman表示,年轻人在购买习惯还和经济因素上的改变,以及自己对这个品牌的热忱,是他最终决定结束Vans Warped Tour旅途的构成因素。

  “整合”是为数不多的出路

不光独立音乐节是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的牺牲者,落败者中还有一些名声相当的玩家。FYF隶属于AEG旗下Goldenvoice,Lost Lake则属于Live Nation旗下的Superfly。

Newport Folk Festival

眼下,对于独立音乐节的制作方来说,出路看似已经不多。在Newport民谣音乐节的主理人Jay Sweet看来,当今音乐节的故事大致能够被总结为一个词——整合。

  随着这个行业的头部玩家在不断买买买,对于独立音乐节来说,要么坚持下去等着被兼并,要么漠视市场上的一切明规则和潜规则,埋下头去继续苦干,然后从一群竞争者中脱颖而出。Red Mountain娱乐的创始人Jill Wheeler认为,随着音乐节市场日趋饱和,今年料定会有人出局。

  “大多功成名就的音乐节将会更加稳固、赚的钱也会更多。倘若明后年会有大批新品牌音乐节冒出来,我会觉得很意外。”

  有人退场,自然也有人登场。

  在舆论认为市场趋于饱和的情况下,印第安纳波利斯的Holler On the Hill音乐节却粉墨登场。在加州的帕萨迪纳市举行的Arroyo Seco音乐节,也以更佳的状态迎来了第二届,而Goldenvoice还在伦敦举办了All Points East音乐节。AEG公布了今年9月14日至16日在丹佛举行的Grandoozy音乐节,并且已经公布了头牌阵容;同时,它还与摇滚名人堂共同制作了位于克利夫兰的InCuya音乐节。

Grandoozy Festival

此外,越来越多音乐人主办的音乐节也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比如J. Cole在北卡罗拉州的Dreamville音乐节、Post Malone在达拉斯的Posty Fest音乐节、Dua Lipa在科索沃举办的Sunny Hill音乐节以及Bon Iver主唱Justin Vernon等一众独立音乐人创办的Eaux Claires音乐节等。

  另一方面,巨头们则将发展重心逐渐倾向大型音乐节。比如,Live Nation最近就收购了Rock in Rio音乐节品牌,旗下拥有JMBLYA和Mala Luna嘻哈音乐节的ScoreMore Shows和拥有Beale Street音乐节的Red Mountain娱乐,后者今年为期三天的音乐节卖出了9.1万张票,收获了450万美元。

  独立音乐节仍有扩张

诸如科切拉这样的超大型活动,则不仅为像Guns N‘ Roses这样的传奇乐队提供了重组的舞台,还为Beyonce这样的超一线艺人提供了最耀眼的聚光灯。自Pollstar于2012年发布音乐节票房收入榜单后,科切拉便一直稳坐在榜首;仅有的一次例外,还是科切拉的创始人Paul Tollett于2016年举办的沙漠之旅音乐节。PromoWest制作的Bunbury音乐节,虽然遭到了头牌嘉宾Blink-182的爽约,但这场为期三天的音乐节依然卖出了6万张票,票房达到420万美元。

  其他独立音乐节也在扩张,Prime Social Group旗下的Prime&Breakaway音乐节品牌就是其中之一,它不仅在向更多新市场进行扩张,还在增加天数并创造新的活动。这也从侧面说明,尽管有一些音乐节在退出,但一些新入局者正在接管它们的地盘。

  因而,对于那些说音乐节“过多”的人而言,这一切看起来都过于主观。的确,市场的竞争要比以前更激烈了,但那些存活下来的音乐节显然是带着独特魅力的。“我认为我们需要培育和创造独特的活动,而不只是将一堆乐队一股脑放到舞台上。”Kevin Lyman认为,音乐节所传达的文化与阵容一样重要。经纪公司Paradigm高管Tom Windish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音乐节的特征、品牌以及文化身份非常关键。“一旦有了这几样东西,无论是谁在表演,观众都会买账。”

  考虑到音乐节在北美演出市场占据着重要位置,因此可能总会有人提起对泡沫的讨论,但除非参加音乐节的需求戏剧性地大幅缩减,不然这些数字不太可能退回到2013年前的水平。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福斯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
$(this).closest('.download').hide() }) })
福斯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