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遭遇两次撤,《天下长安》何时能安?

标签: 欢瑞世纪电视剧 来源:剧研社萌贝贝作者:萌贝贝2018-07-17
福斯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上周末,从电影、电视剧,到综艺,整个影视行业似乎沉浸在“撤”和“下架”的风波中。

原定7月15日20点在爱奇艺、优酷、腾讯上线,7月16日登陆央视八套19:30的黄金播出的电视剧《天下长安》并未如期上线,官方发声明表示为播出版本和上线时间安排因素。

昨日,记者联系到该片总制片人邓细斌,关于临开播前撤的消息他并未作出回应。而《天下长安》将会在何时开播,他表示,“我们也在等。”

《天下长安》从去年2月份开机,历时5个月杀青。时隔一年,在今年5月份官宣定5月10号却没有如期开播,而后调至7月16日,也没能顺利播出,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从导演连奕名昨晚发布微博“再改连我都不认识了”的言语中,除了无奈之外,也可以感觉到这部剧的内容还需要再次调整。

临播撤,是不满先网后台还是内容“惹祸”

电视剧《天下长安》撤原因虽未直白袒露,但从官方声明中的“播出版本和上线时间安排因素”也可以对未能按期播出的缘由略知一二。

奇怪的是,翻看近两天行业内工作人员的朋友圈可以发现,截止昨天晚上预定开播时间前,该剧的演员方、片方的开播宣传节奏并无异样,均在安利各家演员以及作品上线时间和平台等重要信息。可见,在此前片方也没有接收到撤的消息,撤事件事发突然。

关于该剧的撤原因行业内外早已是众说纷纭,无非是“ 不满先网后台的模式”和“历史内容敏感”这两个问题。

纵览近些年的影视剧市场,“先网后台”的播出模式并不罕见,早在2015年赵丽颖和吴奇隆主演的《蜀山战纪》就选择了这一模式,之后《华胥引》《遇见王沥川》和《吉祥天宝》也因为积压已久,选择了这条道路。

最初先网后台仅仅存在于成本少、体量小的积压剧上,但去年《军师联盟》和《九州·海上牧云记》这样的大体量剧集也均采取了先网后台的模式,但在后续收视率的数据上均表现平平。在资本的不断加码下,视频网站对版权剧的购买越发阔绰,单集的售价要翻倍高于卫视。

同时,中国网络视频用户截止去年底规模达到5.79亿人,付费会员总数超过1.7亿,预计未来也会持续上涨,对片方而言,在收益和关注度的吸引力下,诸多影视剧都愿意亲自试水。

虽说先网后台的模式被诸多一线卫视所接受,但对于央视而言在其播剧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因此也难免网友会有此疑问。

今年的古装剧市场也异常低迷,从定又撤的现象不在少数,均和最严“限古令”不无关系。而《天下长安》的故事背景是隋末唐初,中国历史经历的一段动荡的群雄争斗时期。在这个时期里,国号“唐”的李渊父子脱颖而出,占据关中,定都长安,在一一击败其他反王后,一统中原,从此开启了唐朝盛世。

其中涉及的民族关系和“玄武门之变”等史诗都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政治因素,从而内容的审查上也自然会越发严格。再加上近些年各种披着古装题材谈恋爱、恶搞的影视剧鳞次栉比,也不难理解为何会在撤声明中贴出“播出版本”的因素。

销售回款已到账,或对欢瑞收入无影响?

从欢瑞世纪对外披露的财报显示,《天下长安》在2017年的收入为5.67亿,占欢瑞世纪2017年收益的36.18%。而7月13日,欢瑞世纪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1-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00.00万至5200.00万,同比变动221.11%至231.20%,传媒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9.82%。

未定就已有销售回款的《天下长安》随遭遇临播撤危机但似乎对公司收益并无过多的影响,但2017年欢瑞世纪向萌贝尔影业销售电视剧《天下长安》的中国大陆地区电视台播映权时版权费为3.26亿,是按照68集的总长度,单集售价约479万。此次撤是否会影响到单集售价还不得而知。

此外,自2016年欢瑞世纪借壳上市以来,直至2017年第三季度扣非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可第四季度忽然盈利4.37亿元。从而被深交所质疑是否出现突击确认或跨期确认收入、结转成本费用等情形。

在2017年7月,该公司就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欢瑞世纪的实际运营情况和现状是否如财报显示持续增长,还需要证监会公布调查结果。

很显然,对于急需优质作品稳固市场的欢瑞世纪来说,这部由张涵予、秦俊杰、李雪健等诸多老戏骨加盟的《天下长安》临时撤对公司而言虽未有收入上的影响,但对公司品牌而言,何尝不是损失。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福斯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